會員登陸 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搜索關鍵詞:  
   
   
   
   
   
   
  · 市民營企業高質量發展座談會隆重舉
  · 惠州市湖南商會組織部分會員赴柬埔
  · 惠州市湖南商會舉行2017中秋聯
  · 惠州市湖南商會舉行慶祝建軍90
  · 惠州市湖南商會在全市精準扶貧活動
  · 惠州市湖南商會召開第二屆第一次理
  · 商會開展女會員旅游活動
  · 思科(中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代表
  · 商會舉行慰問優撫對象座談會
  · 惠州市湖南商會舉行第一屆第十七
  · 滿江紅•和羅援將軍
  · 武陵永遠是我家
  · 大湖之南:一種文化傳統的商業解讀
  · 孝歌
  · 崛起湘商:一個全新思想的商業群體
  · 楚文化的入湘與積淀
  · 愛我三湘 知我故鄉
  · 創新湖湘文化 鑄造經濟湘軍
   
  瀟湘文化--崛起湘商:一個全新思想的商業群體

便民工作室p3开机号及试机号下:           崛起湘商:一個全新思想的商業群體——為復興湖湘文化而作

p3开机号查询近10期 www.kwmjb.com

一、經世致用創新經濟

  1840年,爆發在珠江口的一場戰爭,把中國卷入到了世界歷史的現代進程中,帝國主義的全球化擴張撕下了所謂現代文明溫情脈脈的面紗,使中國開始了不斷蒙羞的災難歷史:船堅炮利的英國遠征軍,輕而易舉地占領了嶺南重鎮廣州,逼迫沉醉在康乾盛世余蔭中的清廷,簽下了第一份不平等條約,把中國拖入到了半殖民地化的泥潭中。

  一個千古未有之巨變的時代已然到來:東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沖突、工業文明對農耕文明的興替、新興帝國的崛起與老大帝國的衰朽……器物層面的高下之分已然決出。但在偌大的中華帝國,唯有魏源從偏處一隅的湖南走出來,秉承湖湘文化“經世致用”的傳統,潛心編撰《海國圖志》,發出“師夷長技以制夷”的呼聲,開始睜眼看世界!

  鴉片戰爭剛一結束,另一個偶然事件的爆發,不但改變了中國近代歷史的進程,也徹底改變了湖南在中國歷史上的位置和湖南人在國人心中的位置。太平軍起,一路北進,攻城掠地,所向披靡。眼看半壁河山淪陷,中國就要成為一個“拜上帝教”的國度,以“耕讀傳家”的湖湘學人曾國藩發出衛道的號召,和左宗棠等一批既有道學理想又渾身血性的湖湘士子,奮然崛起,率領家鄉子弟,東征太平天國而實現王朝中興,西平阿古柏叛亂而保國土完整,創造了湖湘文化的第一次“經世”之輝煌,從此也打出了“湘軍”這張湖湘文化的響亮名片。

  在舊大陸沉陷的滄桑和新時代來臨的抉擇中,又是以曾左為主將,打出“富國強民”的旗號,發動亙古未有的“洋務運動”,開啟了中國近代工業化的艱難起步。曾國藩創立了江南制造局,左宗棠開創了馬尾船政局、蘭州毛呢局,征戰天下的湘軍統帥,轉而成為經營天下的國之重臣。如果說鎮壓太平天國農民起義的軍事業績,只是延緩了一個封建王朝覆亡的命運,那么,曾左開啟的洋務運動,則打破了延續數千年的小農經濟主導的傳統格局,使中國開始融入了世界歷史的現代化進程中。中國真正具有科學技術含量的現代企業,始自湘人開創的這場運動。

  從此過后的百余年,這種胸懷天下、傳道濟民的湖湘文化精神,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經世之材,“中興將相,什九湖湘”、“楚材蔚起,奮志安壤”。但在災難深重的近代中國,內憂不絕,外患不斷,人民涂炭,疆土分裂。在承擔天下興亡的歷史使命的感召下,又是以湖南人毛澤東為首的共產黨人經過艱苦卓絕的奮斗,創建了新生的中國,一個雄雞高唱的國度方才傲然立于世界的東方。在當時的特殊情勢下,他領導共產黨選擇計劃經濟的制度模式,力圖實現中國的經濟振興,趕英超美。改革開放后的關鍵時刻,湖南人朱镕基順應時勢,改革中國,終于完成了市場化的艱難轉型,并通過加入WTO把中國推進到與狼共舞的全球化時代。

  如果說“半部近代史乃湘人寫就”,我們同樣可以說,一部中國近現代的經濟史,主要是一代代湖湘子弟經世致用經營天下的創新史。

 

二、從洪江古商城到百年老字號

  近代以來,因為軍事和政治上的功績太過輝煌,湖南人在商業上的成就似乎相形見絀,以至于有人說“湖南人只會打仗從政,而不善于經商”??墑率凳欠裾嫻娜绱??

  不用說曾左發動的“洋務運動”開啟了真正具有現代科學技術含量的近代工業,即使從傳統商業的角度來看,湖南也歷來就是一塊不可忽視的商賈重地。凡有互通有無之需,凡在交通便利之地,無不留下人類經商的足跡。湖南這個中部大省和交通要道扮演了傳統商業的重要角色。

  在湖南的西南部,輕輕拂去歷史的塵埃,一項重大的考古發現,使一座沉睡了500多年的明清古商城,再現當年“湘西明珠”的神奇光彩。這就是有著“中國第一古商城”美譽的洪江古商城。

  作為中國“水上絲綢之路”上的重要節點,洪江古商城是中國明清工商業高度發展的歷史縮影,是中國內陸資本主義萌芽形態完好保存至今的活化石。自明嘉、隆年間起,地處西南門戶位置的洪江古商城,借其“商賈駢集,貨財輻輳,萬屋鱗次,帆檣云集”的水運交通便利,吸引了全國二十多個省市的商賈和流寓之人紛至沓來,逐步發展成為滇、黔、桂、湘、蜀五省地區的物質集散地,大西南的物質吐吞樞紐、金融中心和政治經濟文化中心,被稱為“五省通衢”。明清以后,這里先后擁有15家錢莊、7家銀行、17家報社、8大油號、十大會館、44個經商碼頭。一座古商城千年的繁華,見證了湖南千年商業經濟的發展軌跡。

  今天,洪江古商城內還有“寶慶會館”遺址。“寶慶”就是現在的湖南邵陽,以“寶慶會館”等為首的“十大會館”統領商界,當時在承擔經濟組織職能的同時,還兼有政權組織的作用,可看作現代商會的源頭。

  寶慶處于資水和邵水交匯的地方。在資水這條神秘的河流上,資江商賈曾利用一種“毛板船”的水上運輸工具,征服水流湍急、礁多灘險,一路北上,源源不斷地把竹木、煤炭、土紙、茶葉、桐油、生漆、生鐵和銻礦等物產運到武漢,最后將“毛板船”拆作木料與貨物一同賣掉。這樣既節約了造船成本,又省去了返程時逆水行舟的時間,從而大大提高了運輸效率和效益,獲得了更多的利潤空間。

  就憑著這種敢于拼搏和征服險阻的精神,以及豐富的航運經驗,資江的商人們在漢口開創了一片天地,建立了威震長江的寶慶碼頭!
  在漢口眾多碼頭中,寶慶頭碼位置最好、面積最廣、勢力最強、貨物吞吐量最大,是人氣財氣最旺的一座碼頭!老武漢人都知道:漢口這座國際化商業城市,是從一條叫“漢正街”的街發展起來的;而漢正街,又是在寶慶碼頭的基礎上形成的。今漢正街上絕大多數老居民,都是湖南寶慶人的后代。

  洪江古商城和寶慶碼頭,可以說是湖南人利用內陸河經商的典范,也證明了湖南人的經商頭腦。

  同樣,有著數千年歷史的古城長沙,歷來是商賈云集、貨達四海之地,綿延千年的商業歷史,給這座古城留下了許多文化底蘊深厚的老字號商鋪。

  “一走二三里,茶園四五家,樓臺六七座,八九十品茶。”“楊裕興的面,徐長興的鴨,德園的包子真好呷!”這些廣為流傳的歌謠唱出了長沙老字號昔日的繁華與魅力。

  歲月悠悠,百年的爐火鑄就了長沙老字號閃光的金匾。2006年10月,商務部公布了全國第一批“中華老字號”,長沙市9家知名企業榜上有名。分別是由民眾集資于一七四七年創辦的火宮殿、于一九零四年創辦的玉樓東、由江蘇人勞澄于一六零五年創辦的九芝堂、由長沙人楊心田于一八九四年創辦的楊裕興、由時任湖南巡撫蔣溥取名創辦于一七四三年的又一村、以朱振三為首的五個股東于一九四六年創辦的凱旋門、于一六一八年創辦的老楊明遠、由江蘇人董玉和于一六四九年創辦的玉和釀造、由長沙人饒菊生于一九一五年創辦的九如齋。

  世事變易,斗轉星移,但百年不變的是品牌。如今,長沙老字號正在充分挖掘自身的文化價值,按照大眾化、大品牌、大連鎖的要求,積極探索創新,以求適應市場的激烈競爭,立于不敗之地!

  從洪江古城到長沙百年老字號,充分展現了湖南的傳統商業風貌。它作為一條線,區別于曾左開創的近代工業文明之路,為湖南的傳統商業奠定了厚實的根基。

 

三、湘商先驅領先科技

  在民族危亡的逼迫下,大批胸懷天下的湖湘子弟走向疆場和政界,直接投身于救國救民的行列,創造了前無古人的曠世偉業。“無湘不成軍”的輝煌讓湖湘子弟倍感自豪,“若道中華國果亡,除非湖南人盡死”,更使湖南人心生天降大任舍我其誰的慷慨。

  同時,自從曾左開啟了中國近代工業化之后,許多湖湘精英受到科學技術力量的啟發和鼓舞,走上了實業報國的道路。其中就有李塵燭(新中國第一任輕工業部部長)這樣的化學工業的開拓者,梁煥奎、梁煥彝這樣的民族礦業的先驅。而其中最為耀眼的又是被稱為“中國民族化學工業之父”的范旭東。他們業已擺脫了曾左等人亦軍亦政、亦政亦商的多重混合身份,成為純粹現代企業家的代表。他們是最早的一批湘商先驅。他們的出現,也足以擊倒“湖南人不會經商”的謬論。

  2003年3月24日,在中國經濟強省江蘇南京市六合區嶄新的市民廣場,中國最大的化工企業之一的南京化學工業有限公司,為它的創始人范旭東先生樹立了一尊遲到的銅像,紀念這位被毛澤東贊為“講中國化學工業,不能忘記他”的中國民族化學工業之父。

  1883年生于湖南省湘陰縣的范旭東先生,于1910年從日本京都帝國大學理科化學系學成歸國。之后歷盡艱辛,于1914年在天津塘沽創辦久大精鹽公司,開始其實業報國的新探索。他十分注重技術創新,重視人才,1926年他公司的工程師侯德榜發明了領先世界的“侯氏堿法”,生產的“紅三角”牌純堿在美國萬國博覽會上榮獲最高榮譽金質獎章,并開創了中國化學工業的數個第一。

  湘陰范旭東先生與湘西李燭塵先生聯手創辦了“永久黃”團體,由久大、永利、黃海、永裕構成。他創辦的這個團體,技術上借重侯德榜,管理上則借重李燭塵。而這正是現代大企業區別傳統產業的兩個基本條件,一是先進的科學技術提高生產效率,二是先進的管理理念保障企業高效運作。

  “我們在原則上絕對相信科學,我們在事業上積極地發展實業,我們在行動上寧愿犧牲個人顧全團體,我們在精神上以能服務社會為最大的光榮。”1936年范旭東先生親手制定的公司信條,體現了這位湘商先輩重視技術創新、專注產業發展、強調團隊協作、承擔社會責任的鮮明特色,不愧為工業文明時代新湘商的商道啟蒙者。

  同時,范旭東先生的“私德可與事業媲美”。早在創辦久大公司之時,范旭東就為自己定下三條原則:一、不利用公司的錢財謀私利,二、不利用公司的地位圖私益,三、不利用公司的時間辦私事。幾十年的創業歷程中,他忠實地履行了這些信條。從這里我們又看到了當代慈善湘商的原型,即湖南人是以報國的心態創建和經營企業,舍棄一己之私而服務大眾,經營天下。這與湖湘文化與生俱來心憂天下的精神是一脈相承的。

  抗日戰爭勝利后,范旭東先生積勞成疾,不幸于1945年10月4日與世長辭。時在重慶與國民黨談判的毛澤東,為他題寫了“工業先導,功在中華”的挽聯,并派周恩來作代表前往吊唁。

  斯人已逝,風范永存。湘商之魂,貴在創新。

 

四、邵東現象星火燎原

  從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八年,中國實行計劃經濟的發展模式,整個中國呈現為一種敉平化的沒有競爭差異的狀態。作為中部傳統的農業大省,湖南肩負起“天下糧倉”的重荷,而自身的經濟遠遠落于他人之后。因為這種特殊的歷史情勢和相對封閉的內陸環境,湖南一度失去了過去那種開風氣之先的朝氣,乃至被世人遺忘了。

  然而湖南人的血性沒有凝固,湖南人的蠻霸之氣只是暫時收斂了。一旦風吹草動,遇到合適的時機,這股深藏起來的血氣就會噴薄而出。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醒了祖國的大地,也點燃了一種奇特的“邵東現象”。這在當時被外界稱為對計劃經濟舊體制、舊觀念的突圍。

  當年湘軍的發源地之一邵陽,在前所未有的時代巨變中,不僅誕生了一大批開一代風氣、引領時代潮流的風云人物,如中國睜眼看世界的第一人魏源、湘軍創始人之一江忠源、民主革命先驅蔡鍔等,而且,這里自古以來就是商賈之地,所謂的扁擔經濟就是從那里發源的。

  改革開放伊始,邵東人就開始發展個體經濟,走在了全省、全國的前面,首開民營經濟之先河。邵東人多地少、資源匱乏,他們窮則思變,通變求新,首先棄農從商,走出家門,從事個體經商。在經商創業中,他們那種摸爬滾打、吃苦耐勞、鍥而不舍、使出渾身解數的作風,完全是當年“湘軍”霸蠻精神的體現。

  當深圳經濟特區成立的時候,大批商業頭腦敏銳的湖南人聞到了商機,尤其是當年明清寶慶幫的后裔今邵陽人,走得比別人更快,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創業激情。上世紀90年代初,他們風聞英國殼牌公司將在惠州大亞灣建廠,發現商機無限,于是呼朋喚友,成群結隊,攜帶億元巨資到大亞灣發展,在大亞灣畔壘起了一座嶄新的惠陽城,人稱“新邵東”。

  這批新中國改革開放條件下誕生的新一代商人,創造了引人注目的邵東經濟現象,“邵東人”也可謂一支獨特的商界湘軍。而邵東這種經濟現象偏偏誕生在內陸省湖南,這是千年湖湘文化的心理作用,是湖湘文化長時期蘊蓄爆發的產物,也是改革開放直接催生的結果。

  還有攸縣現象、瀏陽現象、漣源現象等等,這些星星之火正燃遍中華大地。
  濃郁的商業氛圍扎根于民間草根,這種草根精神為湘商的迅速發展和品質提升鋪平了更廣闊的道路。邵東經濟現象正是這種商業草根精神的突出表現,也是湖湘文化敢為人先、通變求新精神的最好體現。一個全民創業的經濟湖南的藍圖已經在描畫中了。

 

五、電視湘商文化崛起

  欣逢盛世,天下太平。南海潮動,市場興起。心憂天下、敢為人先的湖湘子弟,開始了發展市場經濟,光大湖湘文化的新征程。

  八十年代,出版湘軍異軍突起;九十年代,電視湘軍一枝獨秀。窮其源,究其實,湖湘文化的內在精神為湖南文化產業的發展提供了不竭源泉和無窮動力,直面市場率先轉型才是湖南文化產業領先全國的不二法門。

  20年前,一位歷盡滄桑的中年漢子看到全村農民圍看一臺黑白電視,瞬間頓悟:電視首先是廣大民眾最基本的文化娛樂來源,觀眾是電視的衣食父母。從此這位電視湘軍的開創人魏文彬,立志要辦老百姓愛看的電視,開始了自覺以市場導向為原則的電視產業化探索。十余年后,當“超女”、“快男”紅遍大江南北,湖南衛視位居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行列,“電廣傳媒”成為中國傳媒上市第一股,湖南廣電營業收入雄居省級電視第一的時候,我們為什么還要借用一百多年前“湘軍”的金字招牌,而不理直氣壯地稱自己為“電視湘商”呢?

  廣電集團、出版集團、《體壇周報》、宏夢卡通……這一長串的名字背后,無不體現了湖湘文化中敢為人先、勇于創新的精神!而他們實際上就是湖湘文化成功主導市場運作的的杰出文化湘商!

  這些本應是基礎產業發達之后才能興旺的文化創意產業,之所以能在經濟相對落后的湖南崛起,既是湖南作為中國的人才高地的獨特優勢所在,也是以民為本、充分滿足大眾文化需求的市場化運作的結果,更是湖南重視文化傳媒、?;ご蔥碌惱媸堤逑?。

 

六、湘商挑戰尖端制造業

  當大多數國人還沉浸在一種“魚米之鄉”的鄉土詩意印象,認為湖南不過是那個傳統的農業大省,甚至認為湖南只是倚重湖湘文化的優勢而制造出“出版湘軍”、“電視湘軍”這樣的產業神話、娛樂神話時,殊不知,在短短一二十年中,湖南人已經在一些尖端的制造業中全面擴張,奮力打造出一個高密尖的制造業王國了。

  1986年,幾個年輕人辭掉安安穩穩的工作,開始下海創業。幾經失敗和不斷探索,他們開始涉足重工制造領域。1993年,他們將自己的企業更名為“三一集團”。而10年之后的今天,他們這群人放出豪言壯語:在長沙這片古老的土地上打造中國的工程機械之都!

  正是這位三一重工的董事長梁穩根,用行動實踐了湖南人“戰爭會打仗,市場能經商”的人生信條,并以“中國股權分置第一股”摘獲“CCTV2005中國經濟年度人物”的桂冠,且被譽為“中國民營重工第一人”。而梁的三一集團,是全國第一家進入重工制造領域的民營企業,也是全球最大的混凝土機械制造商。

  2007年9月,由湖南人編制的全國第一個省級富豪榜“2007湖南富豪500強”出爐,梁穩根以188億元的身價高居榜首,成為湖南的首富。

  與三一重工一起打造工程機械之都的還有中聯重科、山河智能等,三家公司皆已上市,這在全國絕無僅有;三一重工已成為工程機械股價最高、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湖南工程機械的規模和總產值,已居全國第二,但其品牌價值和市場競爭力,則具有無可比擬的優勢。

  再加上遠大空調、長豐獵豹、湘潭機電、株洲機車、衡陽特變等,形成了一大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湖南裝備制造業,并產生了產業集群效應,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擴張欲望。

  這一大批制造產業的誕生,標志著湖南本土企業的成熟,充分體現了湘商敢于向高密精的尖端制造業挑戰的雄心壯志,不啻是當年湘軍“扎硬寨”、“打死仗”的蠻霸精神的翻版!

 

七、金融產業的開路先鋒

  一脈湘水,穿南行北,流轉了幾世滄桑;麓山含翠,風雨相諧,滋養出多少文華。青瓦白墻,茂林修竹,一座千年的庭院,古樸質拙,卻滋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英才俊杰。從這座千年學府里走出來的學生,無不深受其學訓“通曉時務”、“留心經濟”的影響,具有鮮明的經世致用的色彩。

  2006年湖南大學定名80周年校慶之際,由湖南大學學生在北校區舉行的“我心目中最受歡迎的校友”評選活動中,肖鋼、熊曉鴿、蔣超良分列前三位,可謂名至實歸。這三位經濟金融領域的驕子,正代表了湖南歷史最悠久的創始性綜合大學在最近二十年里最矚目的貢獻之一,也為這座學府深深打上了“經濟”的烙印。

  熊曉鴿,這位1977年恢復高考后考上湖南大學外語系的湘潭漢子,手里僅揣著38塊美金,開始了他闖蕩美國的傳奇人生。1993年上任IDG 亞太區總裁,接著IDG在上海建立了中國第一家風投公司,開始了大規模向中國市場進軍的歷程,而熊曉鴿被譽為“中國引入高科技產業風險基金的第一人”!

  他的夢想卻不僅在此,“我的夢想很堅定,就是在中國打造時代華納那樣的媒體帝國,打造中國式的時代華納。”中國目前有關計算機的報刊大部分都有熊曉鴿的心血。同時他在湖大設立當時我國出國留學生在國內建立的最大一項獎勵基金——“熊曉鴿獎學金”,1998年為中國百年未遇的洪災給家鄉湖南捐贈巨款,無不體現了這位湖湘學子身上既敢為人先又心憂天下的傳統精神!

  而在有著“金融黃埔”之稱的原湖南財經學院(湖大北校區),僅1981屆的一個年級里,就同時產生了中國銀行董事長肖鋼,交通銀行董事長蔣超良,湘財證券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學榮,宏源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湯世生等杰出湘籍金融家,執掌了中國金融產業三分之一的天下。在2007年10月,由《亞洲貨幣》評選出今年度亞太地區前100位最有影響力的財經領袖中,就有湖大校友、中國銀行的董事長肖鋼。

  肖鋼43歲執掌中國銀行,首開國有銀行進行股份制改革并成功上市的先河;蔣超良帶領中國第五大銀行率先海外上市一鳴驚人;陳學榮創辦湘財證券十余年紅旗不倒;湯世生掌門中國第三大證券公司銳意創新。無不顯示出從這所“金融黃埔”走出的健將在中國金融界的巨大翻騰力。

  中國金融投資業成功與國際接軌,湘商已是開路先鋒!

 

八、心憂天下的湘商

  近代以來,湖南人“心憂天下”的情懷表現得比任何時候和任何其他人才群體更鮮明:

  “湖湘文化中的憂世之心和憂患意識,使得湖南人有一種改造天下的沖動。湖湘子弟對地理態勢、攻守之策長久以來有著超乎尋常的興趣,好像是為了火上房的急事一樣,慨然承擔起天下興旺的匹夫之責。”

  如果說湖湘文化的外在體現是經世致用,那么湖湘文化的內在基調就是心憂天下。天下危亡時期的湖南人是如此,深受湖湘文化浸潤的當代湘商亦是如此。

  “心憂天下”,這也可以說是湘商區別于其他商業群體最鮮明的標志之一。湘商群體的財富總體也許不是最豐厚,但其中卻產生了幾乎以全部財富從事公益事業的慈善湘商。

  中國用世界上百分之七的土地,養活了世界上百分之二十的人口,“雜交水稻”功莫大焉。而雜交水稻是在湖南這個傳統農業大省研制成功,也不是偶然的。

  “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用它為人類創造了無可估量的財富,但他并沒有使之產業化而據為己有,而是無償地獻給國家。除了獻身科學、舍己為國,這更是湖南人“心憂天下”的標志性精神境界。

  在“2007湖南富豪500強”中,袁隆平被列為名譽首富,身價超過1000億元,但這不是他個人擁有的財富,而是體現在他為社會創造的財富中。

  有著千億身價的他,在現實中卻穿著簡樸,皮膚黝黑,酷似稻田里走出來的“農民”。他在生活中的一些細節也被人稱之為袁隆平的“怪僻”。而他在國際上獲得的所有大獎的獎金,幾乎都捐贈給了以他名字命名的農業科技獎勵基金會以及教育和慈善事業。

  長沙的莘莘學子經常乘坐的彭立珊專線,它的捐贈人又叫余彭年。

  2000年6月,在深圳的彭年酒店開業之日,余彭年便對外宣布:將整幢大廈經營所得的純利潤永久地捐獻給社會福利和教育事業;在他有生之年,整幢大廈不出售、不變賣;在他百年之后整幢大廈產權不贈與、不繼承,經營所得利潤繼續無償捐獻直至大廈使用期結束。

  截止2007年,個人資產總計30億的余彭年在過去四年里累計捐贈20億元。
  于是就產生了這種奇特的現象,豪富榜上很少上榜的余彭年,在慈善榜上卻屢屢排名在前,余彭年也被譽為中國最慈善的企業家、“中國慈善大王”。

  “我見不得窮人難過”,余彭年這句發自肺腑的悲天憫人的話,最好地詮釋出湘商的心憂天下心系窮人的社會責任感。

 

九、建設和諧社會的商會

  新世紀伊始,經過十余年商潮洗禮的天下湘商,紛紛自發組織起來,開始以商會的形式組成合法社團,交流鄉情,溝通信息,互助合作,共謀發展,并共同打出了“湘商”的鮮明旗幟。

  成立于2003年的重慶湖南商會,在創會之初就明確了會務公開、管理規范、制度民主的辦會宗旨,在商會的組織建設和文化建設上作出了有益探索,并于2006年發起組織了“首屆全國湖南商會協作聯誼座談會”,開始主動對接湖南政府主管部門和各兄弟商會,共同推進湖南異地商會的建設。

  作為代表湖南省政府主管異地商會的湖南省經濟技術協作辦公室,敏銳地發現湖南異地商會對湖南經濟建設和區域協作的重要作用,大力推動全國湖南異地商會的組建工作。借2006年9月中博會在湖南舉辦的契機,省經協辦邀請與會的重慶、廣東、四川、石家莊等異地商會會長,召開了“首屆湖南異地商會會長年會”第一次籌備會議,并于2007年1月10日正式召開“首屆湖南異地商會會長年會”。

  那次會長年會上,張春賢書記在賀信中明確指出“企業家是社會的寶貴資源,是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有生力量。近年來,湘商的發展和崛起已引起廣泛的關注,湘商為湖南和投資興業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積極貢獻。”廣大異地湘商在一系列的會議、考察等活動中深切地感受到:湖南的重商時代已經到來,隨著經濟的發展,湖南的大省崛起指日可待。

  正如周強省長在大會講話中所希望,湖南異地商會已較好地充當起企業與政府、企業與社會、企業與企業、企業與企業員工的橋梁。據統計,2002年以來,湖南異地商會已為湖南引進項目270個,合同引資466億元。僅2006年,異地商會反哺家鄉的投資就達到200多億元,為湖南募集救災款項500余萬元。

  在這個過程中,省委書記張春賢在2006年11月8日的湖南省第九次黨代會報告里,明確提出“富民強省”的奮斗目標。標志著湖南一個重商的新時代的來臨。

  “市場經濟發展到了一定程度,就會有商會的誕生。”市場經濟的發展促進了社會階層的分化和人員流動性的增強,來自同一地域或從事同一職業者就產生“嚶其鳴矣,求其友聲”的需要,于是同類性質的企業就會自發組織起來,成立商會。

  商會的成立和發展,突破了傳統社會的二元結構,填補“國家——企業”之間留出的空白,使企業有了可以向政府傳達建議的窗口,而政府需要作出某種決策的時候也能找到代表大多數企業利益和需求的組織——商會。作為一種處于政府和市場之間的社會性組織,商會必定也是和諧社會發展不可或缺的力量。

  2007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在《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推進行業協會商會改革和發展的若干意見》中,明確指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行業協會、商會(以下統稱行業協會)發展較快,在提供政策咨詢、加強行業自律、促進行業發展、維護企業合法權益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意見中,指明了行業協會改革發展的指導思想和總體要求,提出要積極拓展行業協會的職能、大力推進行業協會的體制機制改革、加強行業協會的自身建設和規范管理,并要求各部門提供完善促進行業協會發展的政策措施。

  正是在這種大形勢下,湖南異地商會的自身建設也得到迅猛發展,僅2007年,就有廣西、云南、湖北、上海、金華、廈門、東莞、桂林等地湖南商會和湖南省深圳、廣東商會先后掛牌成立。“和諧社會”的建設離不開商會這支生力軍,而各地湖南異地商會也正在成為當地經濟發展與和諧社會建設的重要力量。

  湖南異地商會的發展,體現了湖湘文化的強大凝聚力,代表著湘商力量的日益壯大,這也是湖南省委和省政府親商、愛商、護商政策直接催生的結果。全國50余家湖南異地商會,直接聯系著2萬余家企業,在外地的湖南商會,也是海內外離鄉創業的千千萬萬湘人的新家園。湘商的崛起已成燎原之勢,湖南商會的建設更是后來居上,與中國當代商會的開創者浙江商會遙相呼應,成為中國新商會最耀眼的雙子星座。

 

十、站在巨人肩上的湘商

  “湖廣熟,天下足”,當年的魚米之鄉湖南,遙寄著多少先輩的桃源之夢。岳麓書院的興盛,湖湘學派的崛起,“瀟湘洙泗”的美名使湖南成為中華傳統文化的重心之一。

  而從工業革命開始,西方崛起,鋒芒所及,使古老的中華帝國無招架之力;太平軍興,變道圖新,危及滿清王朝,幾至傾覆。從那時候開始,血性強悍的湖湘子弟,在亂世中傲然卓立,秉承經世致用的實學,心憂天下興亡,毅然奮起衛道,屢敗屢戰而修成“湘軍”正果,開創了湖湘文化的第一次輝煌。

  “中興將相,十九湖湘”。在西方列強的逼迫下,大廈將傾,內憂外患。中華大地開始了民主革命的興起,湖南人又站在時代的浪尖上,開始了革命流血的歷史?;菩似鴇錈誶?,天下未定而身先死;蔡鍔率軍護法在后,英年早逝留下遺恨!“廣東人革命,湖南人流血”,這是對湖南人奮勇獻身的最高贊譽!

  毛澤東本是師范學校的一介書生,在名師的指引下另辟蹊徑,開始倡導“湖南獨立”、“湘省自治”,希望改變當時混亂的政治局面,既而承“湘軍”傳統提出“槍桿子里面出政權”,創立工農紅軍,開始農村包圍城市的革命道路,一步一步取得最后勝利。一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在中共中央“五大書記”中有毛劉任三位湖湘子弟,“十大元帥”占有三,“十大將”中居其六,湖湘文化孕育的政治軍事功業達到了鼎盛時期!

  如今,曾左黃蔡之后,“湘軍”已成歷史,毛劉胡朱之后,“湘政”漸成絕響。盛級而衰,否極泰來,本是人類文明演進的常態。湖湘文化在近二百年兩次登峰造極之后,它的光輝是否從此漸行漸遠,如大江東流一去不返呢?

  湖湘文化的方向在哪里?這是最近湖南人在苦苦思索的問題。現實和未來會證明,湖湘文化的方向,不在它處,就在湘商的崛起!

  “用無常道,唯變所適”。如果說湖湘文化最根本的核心就是經世致用,每個“世”代都有它特殊的“用”,經什么世就致什么用,那么今日之湖湘文化就要面對這個經濟全球化的激蕩時代,關注經濟的發展和商業文明的建設。

  當湘軍的輝煌已成過往的歷史日薄西山,今日之湘商就當如旭日冉冉升起。于是,從這種商業文明中總結的湘商精神就理所當然融化成為湖湘文化的一部分。湖湘文化和湘商精神,開始結成一對新的姻親聯袂前行。

  從湘軍到湘商,湖南人正在完成一個劃時代的歷史性角色轉換,將為中國和世界作出新的貢獻。湖南人才群體也將在湘商旗幟的號召下實現鳳凰涅槃!

 

十一、湖湘文化的復興

  2007年12月,長株潭獲批國家級實驗區,標志著從當年“毛澤東城”到如今長株潭一體化的融城行動的初步完成。世界再次矚目湖南。湖南將不僅僅是實現中部崛起的大省,她要找回的,應當是當年開風氣之先和最富朝氣的湖南。在這種形勢下:

  經世致用的湖湘學子,將“心憂天下”的情懷轉化為經營天下的行動,以“敢為人先”的勇氣用之于探索創新,將“兼容并蓄”轉化為和諧開放的思想,在市場經濟和全球化的大時代中,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絕倫的好戲。同樣沾染著麓山湘水的靈氣,湖南師大畢業的魏文彬統帥著電視文化湘商,中南大學畢業的梁穩根成為制造業湘商的杰出代表,而湖南大學畢業的肖鋼、熊曉鴿、蔣超良、湯世生、陳學榮等,占據著中國金融證券投資業的制高點;邵東人走遍千山萬水,贏得了“湖南溫州人”的美譽;豪富榜上難尋見,慈善榜上總是排名在前的余彭年,更是將湖湘文化心憂天下的精神,在自身的商道上作出了新的詮釋!

  重視技術、科技領先的湘商,關懷人文、底蘊深厚的湘商,經營天下、為國爭光的湘商,心憂天下、奉獻愛心的湘商,已如冉冉升起的朝日,照耀著三湘大地!

  湖湘文化,正以其兼容并包的精神不斷吸收融合新的血液,秉承經世致用的不變傳統和核心特質,創造著經濟建設的新功績!我們正書寫湘商的歷史,歷史也在記錄我們。

  假以時日,天下湘商星火燎原經營天下,定當爭取湖湘文化復興的第三次榮光!

濰坊減肥  湘商網   陜西湖南商會  廣東湖南商會  重慶湖南商會  湖南省深圳商會  云南省湖南商會  四川省湖南商會  湖北省湖南商會  p3开机号查询近10期  
地址:廣東省惠州市麥地路16號金鑫商務酒店6樓 電話:0752-2671616 0752-2671605 傳真:0752-2671605 郵編:516001 粵ICP備10052990號